家长陪读是无奈之举

 通知公告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08-13 09:53

    日前,《中国青年报》刊文指出,教育发展到当下,出现一种新的社会现象,那就是“家长陪读”。这一现象似乎并没有引起多少人的关注,但它在中小学校确实普遍存在。仅笔者所在学校,就有近三分之一学生家长“陪读”。那么,到底该怎么看家长陪读现象?

陪读现象并不鲜见,可以说是现行教育下的特有共象。农村家长如此,城市家长也无以幸免。如果说农村家长采取的是全程陪读,那么城市家长也好不了多少。

仅就表现来说,农村家长的全程陪读“有些过度”,属于对孩子的一种溺爱,不符合独立的教育趋势,其行为应当反对和禁止。不过,从陪读的目的而言,说“过度陪读”显然是一个伪命题。其实,家长陪读也是一种无奈之举,受制于多个客观因素。在“客观决定主观”的作用下,家长们的选择就变成了一种集体行为,最后演变为现行教育的一大特点,并加重了教育负担的外延性。

农村家长陪读有两个特点,一是总量相对较大,涉及的人数很多,越是贫穷的地方数量越多。二是陪读的层次很深,往往是全程陪读。不过,这种陪读取决于两个因素,是由基层尤其是农村地区的教育环境决定的。由于教育资源的分配不公,农村家长们只有付出更多的努力,提供更好的环境,才能让孩子在学习上更具有优势,并考出更好的成绩。

另一个原因在于,分数和高考的重要性,决定了农村家长们无法释怀和放手。虽然读大学已相当普遍和容易,不过读好大学变得更为艰难,“千军万军过独木桥”的竞争态势,反倒较扩招前更为激烈。农村孩子要想出人头地,高考依然是人生最重要的转折点。“高考改变命运”的底层逆袭依然未能得到改善,农村学子实现人生梦想的路径,还得靠高考与分数来承载,这是最简单也是最公平的方式。除此之外,向上的路径变得极为逼仄。

有人主张,“我们无法改变自己的出身,也无法改变自己曾经接受的教育方式,但可以意识到自己缺失的部分,可以用勤奋去弥补家庭教育的不足”。某种意义讲,高考仍然是寒门学子改变社会阶层的最公平途径,也正是对这一路径的重视与依赖,才使得家长们明知陪读代价高昂,但依然乐此不疲。因而,重视家长陪读现象,一般的倡导与劝解没有实质意义,需要从制度层面赋予学生更多能够承载梦想的机会,让上大学不再是唯一,而有更多的渠道和途径。

陪读的教育现象,是一个复杂的社会问题,尤其需要回答“如何让农村孩子真正成长与成才”的公众之问。故而,立足于现实情况和底层诉求,持续推进教育改革,提供多元的成才路径,让高考与分数不再是唯一,才是真正的破题之道,也是亟待破解的制度瓶颈。一言概之,只有教育环境真正发生变化,家长陪读的现象才会真正转变。